立即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安全防卫网改版调试期间,找BUG获刀币 通过这个窗口,关注安全防卫网最新发展动向 何为安全防卫? - 给官方提建议

安全防卫点评系统正式开通测试了 安全防卫专题 精彩专题站即将上线 下载 - 安装 - 常见问题 - 讨论 -

近期将开通刀币可兑换防卫工具 - 开放之旅广深站成功 本站十大荣誉用户评选 - 电子杂志即将上线 安全防卫精彩视频 - 防卫用品大全 - 本站开放邀请加盟

编辑推荐

查看: 1130|回复: 0

[中国大陆] 男子疑因感情问题凌晨杀妻屠子弑父母

[复制链接]

261

主题

0

好友

923

积分

网站编辑

公用发贴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3-1-20 09:59 |显示全部楼层
  时间:1月17号凌晨
  凶手:田应学
  逝者:40岁的妻子冉孟芬、67岁的岳父李地楷、
  65岁的岳母谭运兰、4岁的小女儿田曼林
  狭窄的乡村公路并不平坦,正在融化的冰水让它泥泞不堪。路两旁,被车轮碾压的地方凹陷在泥浆中。或许其中一条就是1月17号凌晨田应学骑着摩托回家留下的痕迹。
  这里是石柱县黄水镇万胜坝村,这条泥巴路通向田应学的家———小山沟生产队。农村居民马培芳指着右边说:“山坡上的积雪已经垫了两天,是田应学杀死4人头一天下的一场大雪。”
  “田应学的大崽崽回来了,还有政府的人,去看下不?”路上碰到熟人谭宜兰,马培芳追上去搭白。她俩17号白天都在田应学家看到二楼卧室里的血迹。
  昨天,她们又要走半个多小时的山路过去看看热闹,顺便看有没有需要帮忙的。
  家中遭遇重大变故,田应学的儿子大毅很悲痛。本版图/重庆晨报记者 王海 实习生 胡杰儒 摄
  杀手的笑容
  沿泥巴路拐七八个弯,走30多分钟就到田应学的家。准确地说,应该是田应学岳父母李地楷和谭运兰的家。 这是一栋三层楼高的房子,二楼是老两口的卧室,面积10来平方米,一张不足一米五宽的木床和角落里的矮柜是所有家具。屋中间一大片不规则的暗红色血块很显眼,约占了整间屋的1/5。
  如果没有这场意外,老两口都快过67岁和65岁的生日。
  不过,原本快要挂红帐祝寿的大门口却拉起白帐。田应学19岁的大儿子大毅面无表情坐在一角。一楼堂屋里是两口棺材,棱角锋利。不一会儿,哀乐响起。
  就在此地,或许李地楷的侄儿李人文一辈子都忘不了,18日白天田应学被警察押回来指认现场时的表情。“他一直笑着给大家打招呼,一点也不惊慌,精神状态很好。”李人文认识田应学多年,这次见他应该是近几年来精神最好的一次,也是笑得最坦然的一次。
  看到杀死4人的田应学回来,居民们凑过来看热闹,表情比田应学凝重。
  李人文凑上去问:“真是你把两个老人,还有芬儿和小崽崽杀了?”
  田应学轻松地回答:“是。”
  李又问:“你啷个要杀他们?”
  田应学这才皱起眉头,在手铐的牵制下无奈地摊开双手:“我也是没得办法,没得办法。”
  结果>
  “他一直笑着给大家打招呼,一点也不惊慌,精神状态很好。”李人文认识田应学多年,这次见他应该是近几年来精神最好的一次,也是笑得最坦然的一次。
  看到杀死4人的田应学回来,居民们也凑过来看热闹,表情比田应学凝重。
  黄水镇,田应学与冉孟芬住的地方一片狼藉,地上还留有血迹。
  事先的预感
  田应学杀人,李地品有所预感。“从两个月前,田应学自杀一事发生后,我就觉得这个家迟早要出事。”
  李地品说,两个月前,冉孟芬和田应学闹离婚,田应学不愿意。李地品说,那次吵闹后,冉孟芬就消失了,谭运兰就从村里找到镇上,问田应学要人。
  谭运兰到底是如何逼迫田应学的,李地品并不知晓,只是后来田应学拿起刀就往自己胸口扎。“幸好被人阻止,不然人就没了。”几天后,冉孟芬从县城回来,说是散心去了。
  除了李地品,田应学的大儿子大毅在事发前一天也有所预感。16日下午3点,刚放寒假的大毅接到父亲的电话。“他说我妈和汪万才要下毒害他。”
  田应学的最后一句话是让大儿子要好好学习,然后便挂了电话。大毅再打过去,怎么也打不通。
  “爸爸说这些话我觉得很奇怪,想来可能是和妈吵架了,只要我回家劝劝就会没事。”大毅说,第二天早上回到镇上才知道家里出了大事。
  18日下午,二儿子小波也从学校回了家。他说:“昨天早上7点多,爸爸到学校来找过我,给了我一张银行卡,还让我记了一串数字。”
  经过>
  田应学杀人,李地品有所预感。“从两个月前,田应学自杀一事发生后,我就觉得这个家迟早要出事。”田应学的大儿子大毅在事发前一天也有所预感。16日下午3点,他接到父亲的电话,最后一句话是让他要好好学习,然后便挂了电话。再打过去,不通。
  儿子
  大毅不恨父亲,后悔没提前一天回家
  若有来生,希望爸爸改一改性格
  面对面>
  儿子
  大毅
  不恨父亲,后悔没提前一天回家
  若有来生,希望爸爸改一改性格
  重庆晨报:你恨爸爸吗?
  大毅:不恨。事情已经发生了,恨也没有用,他现在是我和弟弟唯一的亲人,我很想见他。
  重庆晨报:如果见到爸爸,你会对他说什么?
  大毅:感谢他给我生命,他对我和弟弟很好,是一个好爸爸。如果有来生,我希望他能够改改自己的性格。我见过妈妈和汪万才来往,爸爸妈妈也因为他争吵过,我也劝过妈妈。我很后悔16号晚上没赶回黄水,如果我早点回家,劝劝爸爸妈妈,结果肯定不是现在这样。
  重庆晨报:你想爸爸回来吗?
  大毅:我希望以后还能和爸爸一起生活,他还能够继续照顾我和弟弟。可是,现在说这些都太不现实。
  重庆晨报:以后有什么打算?
  大毅:先和亲戚把外公、外婆、妈妈、妹妹的事情处理好。以后,我想继续把书读完,毕业后赚钱供弟弟。至于读书的钱,只有先想办法找亲戚借一点。
  本版文/重庆晨报记者 罗清艺
  无声的叹息
  1月18日,李地楷家前所未有的热闹,人们忙着准备晚饭,忙着议论田应学杀人的事,忙着跟随案件的调查者跑东跑西。堂屋门口,19岁的大毅坐在条凳上,不发一言。或许是因为被烟熏到了,他的眼睛变得晶莹剔透起来,不过始终没掉下眼泪。
  在村民眼中,田应学是好人,被他杀害的人也是好人。李地楷和谭运兰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冉孟芬长得标致,待人和善。人人都在叹息:“为什么要走到这一步?两个老人最无辜。”可是,当有人问:“这种情况,你觉得田应学应该怎么办?”所有的人都只是发出无声的叹息。
  尾声>
  在村民眼中,田应学是好人,被他杀害的人也是好人。李地楷和谭运兰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冉孟芬长得标致,待人和善。人人都在叹息:“为什么要走到这一步?”可是,当有人问:“这种情况,你觉得田应学应该怎么办?”所有的人都只是发出无声的叹息。
  居民的猜测
  田应学和冉孟芬的事,居民都有所耳闻,大家都觉得田应学杀人多半是因为4年前就开始的感情问题。
  有人说冉孟芬有外遇,女儿田曼林是她和汪万才(音)生的。
  这个说法所有人都赞同,只有冉孟芬的姐姐冉孟群说不知道妹妹的事。
  村民马芝兰说,几年前她就听人说过冉孟芬的事。“据说她男人田应学6年前到外地煤矿打工,两年后回来就发现自家的女人怀孕了。”
  马芝兰介绍,那时田应学不但没闹,反而原谅了冉孟芬。
  对此李地楷的堂哥李地品很赞同。
  冉孟芬和田应学因此从4年前开始就分开睡。
  有人说冉孟芬嫌田应学没本事,要离婚,田应学不答应,而李地楷和谭运兰不劝合反劝分。冉孟芬的姑妈、68岁的冉启香老人说这是千真万确的。
  冉启香说,两个多月前,冉孟芬找到自己,说想和田应学离婚,一是觉得田应学没本事,二是两人八字不合。当时冉启香劝她不要离婚,之后她就再也没找过自己。对这事,李地楷和谭运兰没有干涉,反而说离了婚田应学就要净身出户,什么都不能带走。
  原因>
  有人说冉孟芬有外遇,女儿田曼林是她和汪万才(音)生的。村民马芝兰说:“据说她男人田应学6年前到外地煤矿打工,两年后回来就发现自家的女人怀孕了。”有人说冉孟芬嫌田应学没本事,要离婚,田应学不答应,而李地楷和谭运兰不劝合反劝分。
  不争的事实
  不到中午,周永点和居民们都知道,田应学投案自首了。除了岳父李地楷,他还承认17日凌晨自己亲手杀了岳母谭运兰,40岁的妻子冉孟芬(李地楷的继女),还有4岁的小女儿田曼林。据说4人都是头部中刀。只有在主城一高职读大一的大儿子大毅和在黄水中学上初一的二儿子小波(13岁)幸免于难。
  “据说他先在镇上杀了冉孟芬和田曼林,后又骑摩托回来。李地楷一开门就被袭击,趁田应学上楼时他跑了出来,后来还是被追上。”周永点说。
  田应学的事很快在黄水镇传开。
  黄水镇莼香路137号是一幢4层楼高的建筑,一楼的前半截是门面,后半截是厨房,二三四楼分别是住房。3年多前,田应学和妻子冉孟芬租下一楼门面和二楼住房在这里开起名为“食为天”的小餐馆,三楼则是房东在住。
  拉起半掩着的卷帘门,餐馆中间停着一辆摩托车,车旁是大片血迹。二楼卧室大约15平方米,靠右边墙是两张用木凳和木板搭起的床,靠左边墙是一排柜子。中间地上又是一大块血迹。
  这栋房子的主人叫文艺(音)。隔壁开麻将馆的大妈说,17号开门看到警察来才知道冉孟芬出了事。她还介绍,房东文艺在录口供时提到,17日凌晨2点半上厕所时听到二楼在吵架,也是等警察来才知道二楼出事了。
  现场>
  “快来人啊,我家门口有个死人。”17日早上7点过,村民周永点打开房门,只见坎下的院坝跟前一个男人头朝地蜷着。仔细一看,男人身旁的泥土都被染成暗红色。
  于是,周永点赶紧大叫喊人,最后通知到村长,镇上。
  凶手
  其人他是居民眼中的好人
  也是不善言辞的父亲
  揭秘>
  凶手
  其人
  他是居民眼中的好人
  也是不善言辞的父亲
  20年前,20岁出头的外乡人田应学来到黄水镇万胜坝村。父母早逝,田应学和哥哥也不大联系,可以说没有亲戚朋友。于是,和冉孟芬结婚后,他就作为倒插门女婿住进女方家里。接下来的20年,全村人都觉得他勤快老实,是个好人。
  “真没想到,他竟然会杀人。”发生这件事,所有人都很意外。
  爱帮忙,包揽农活和家务
  马世峰家离田应学家很近,两人认识多年。要是哪家人要办喜事,田应学准会出现在现场,帮忙煮饭、洗碗、砍柴。
  “他来了之后,这个家基本上就靠他撑着。”姑妈冉启香说。
  每天,田应学天不亮就出门到地里去干活,他还要负责做家务,洗衣做饭都少不了。而两个老人也把家交给了女儿和女婿,安心颐养天年。
  田应学对岳父母好得没话说。冉启香说,两个老人生病了他照顾得周全,家里条件不好时,他总是想办法给老人买瘦肉,自己和妻子则吃点肥的就满足了。
  不过,虽在家里做得多,但村里人没听见田应学半句怨言。
  很内向,连家人都少说话
  在大儿子大毅眼中,父亲很少说话。上大学后,父亲几乎不会主动给他打电话。大毅说,从小到大父亲未曾大声打骂过自己,“我和弟弟妹妹的事基本上都是妈妈在操心。”
  就这样,大毅渐渐也明白了爸爸就是个性格内向的人,更不懂表达自己的感情。大毅又说:“只要我说要拿钱买书买学习用品,他会毫不犹豫地给我。”
  除了对家人,田应学对外人就更加不善言谈。马世峰认识田应学这么多年,很少听他说自己的事,就连冉孟芬有外遇的事在村里传得沸沸扬扬,也没见他吱过声。
  在李地品的印象中,田应学只发过一次火。就是4年前夫妻俩筹备开店时,田应学忙得不可开交,冉孟芬却闲着打麻将,那或许是他唯一一次抓着妻子的头打了一巴掌。
  就因不善言谈,田应学在20年里没有和外人发生过一次矛盾,更没有争吵、打架。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老实人。





回复 论坛版权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