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安全防卫网改版调试期间,找BUG获刀币 通过这个窗口,关注安全防卫网最新发展动向 何为安全防卫? - 给官方提建议

安全防卫点评系统正式开通测试了 安全防卫专题 精彩专题站即将上线 下载 - 安装 - 常见问题 - 讨论 -

近期将开通刀币可兑换防卫工具 - 开放之旅广深站成功 本站十大荣誉用户评选 - 电子杂志即将上线 安全防卫精彩视频 - 防卫用品大全 - 本站开放邀请加盟

编辑推荐

查看: 1113|回复: 0

老人不满征地补偿 村支书雇人敲锣送终

[复制链接]

640

主题

0

好友

3972

积分

服务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2-7-2 18:55 |显示全部楼层

 
81岁老人好好活着,家里咋来了““丧事锣鼓队”?6月19日,此闹剧发生在重庆云阳县鱼泉镇。记者昨天调查得知,肇事者竟是当地一名村支书。目前,村支书已被警方治安罚款500元,镇纪委介入调查。
老翁家来了锣鼓队
昨天,有网友发帖称,6月19日晚9点过,云阳县鱼泉镇燕子村支部书记袁德明雇请一支“丧事锣鼓队”,前往该村81岁村民沈家元家里,给沈家元“坐活夜”。
帖子说,伴随着锣鼓声,袁德明还直呼沈家元及其家人的名字,并说“喊一个人死一个人”,现场情景让沈家人羞辱难当。“这个荒唐闹剧持续了很久,围观者都纷纷谴责,袁德明自己觉得已经满意之后才散去。”
“当晚我们都已睡觉了,猛然听到锣鼓声,好多街坊邻居都跑过来看热闹。”对此,沈家元的儿媳李益美表示,帖子内容基本属实,她说,当晚自己打电话报了警。
曾目睹当晚闹剧的一位村民说,此事在当地影响很大,曾有人议论袁德明当晚是否属于酒后闹事。“喝了酒还能带领锣鼓队?再说我也没闻到他身上有酒气。”李益美说。
当晚曾参与阻止这场闹剧的鱼泉镇政府工作人员张桂英告诉记者,袁德明的做法确实不妥,影响极坏。
村支书花260元雇请
昨天,村支书袁德明承认,他当晚确实请了锣鼓队去“坐活夜”,自己的初衷就是想出一口气。“80多岁的老人,骂也骂不得,打也打不得,就想这样子出口气”。袁德明告诉记者,网帖中有些内容是夸大的,他请的锣鼓队只有3个人,只在沈家元门外公路上敲了十几分钟。袁德明透露,锣鼓队由同村村民邹兴平和他老婆、儿子一家三口组成,平时经常在当地为丧事敲锣鼓。
邹兴平告诉记者,6月19日晚8:30左右,他接到村支书袁德明的电话,说“沈家元死了”,请他去敲锣鼓,双方议定价格为260元,另给3个红包。“我当时袜子都没穿好,喊起我老婆和儿子,急急忙忙就去了。”邹兴平说。
“我之前不晓得是去‘坐活夜’,袁德明没有给我说清楚。”当天晚上9时许,在袁德明的带领下,邹兴平打鼓,妻子敲锣,儿子敲钵,3人到沈家元家门前的公路上开始敲死人锣鼓。
十几分钟后,鱼泉镇政府干部闻讯赶到现场,方才阻止了这场闹剧。
“260元钱袁德明还说贵了,一个红包只包了5元,烟都没得一包,还遭弄到派出所去了。”邹兴平昨天告诉记者,他和袁德明被一起带到了鱼泉派出所接受调查。对于袁德明的做法,他说:“我估计他是酒喝多了。”
场镇征地引发纠葛
村支书到底为何导演如此闹剧?
当地村民证实,2006年,鱼泉镇开发滨河新区,村里开始以每亩地1万多元的价格征地,这在村民们看来,简直是在贱卖土地,而涉及到征地的沈家元也多次出面抵制。
燕子村村委会一位不愿具名的人士透露,村里征地是用来搞房产开发,涉及征地的村民共有六七十户,征地补偿价格太低。这位人士说,“不少村委会成员曾对征地价格持有异议,但村支部书记袁德明并未采纳,都是他一个人说了算。”
沈家元儿媳李益美昨天说,父亲听力不好,6月18日,袁德明的挖机在朝自家的土地上推土时,父亲拄着拐杖出面阻止,而挖机则顺势开过来,父亲后退时,不小心摔倒了,挖机见状立即后退,“可能后退时把玻璃弄坏了,但他们认为这是父亲打坏的,就要求赔偿。”李益美看来,这是19日晚上闹剧的导火索。
“父亲81岁了,平时就有病在身,经过这么一闹,身体状况更糟糕了。”李益美说,“事后,镇政府领导曾责令袁德明向沈家元道歉,但这次道歉并不真诚,现场还发生过争吵,在场的镇政府领导曾大声质问袁德明是不是又喝酒了。”
对于沈家的说法,袁德明则认为,这个事情不是他的错。沈家元把他的挖机玻璃打坏了,不认错也不赔偿,此前派出所来调解时,沈家元关上门跑到楼上,拿着两把镰刀威胁,根本不配合调解。“沈家元就是倚老卖老,我实在是气不过才做出如此举动。”
关于征地补偿太低引发村民意见一说,袁德明并不承认,他说:“我是严格按照文件规定办事。”
处置
镇纪委介入,村支书被警 方罚500元
“派出所说我违反了《治安管理处罚法》,罚了我500元钱。”袁德明说,事发当天,鱼泉派出所做出了处罚决定。
随后,鱼泉镇政府也介入调查。该镇工作人员张桂英说:“镇政府多次对袁德明进行了批评教育,现在他也认识到自己的行为不恰当。”
对于征地补偿这件事,镇政府则认为袁德明没有错,所有的征地补助都是严格按照相关文件执行的。张桂英说:“现在征地补偿标准是17800元/亩,沈家元一直认为补偿低了,我们还给他解决了社保,但他还是不服。”
昨天,鱼泉派出所表示,此案尚在进一步调查之中,正在研究是否对肇事的锣鼓匠做出治安处罚。
昨天下午,鱼泉镇党委书记陆元盛告诉记者,作为一个支部书记,袁德明的举动败坏了党员干部形象,在群众中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镇纪委已介入调查,将对其严肃处理。
对话
锣鼓匠:“从没接过这样稀奇的业务”
昨天,记者电话采访了锣鼓匠邹兴平。
重庆商报:你以前是否为活人敲过锣鼓?
邹兴平:我8岁学艺,干了32年,从没接过这样稀奇的业务。
重庆商报:请你描述一下当晚的事。
邹兴平:我们到沈家元家门口时,我老婆感觉不对,问死人了怎么没动静?村支书说敲嘛,一会儿就要抬出来了,于是我们就大张旗鼓地敲锣鼓。
重庆商报:260元钱拿到了吗?
邹兴平:拿到了。
重庆商报:现在是否感到自责?
邹兴平:我不觉得错了,反正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别个请我就去。
重庆商报:以后是否还接这样的业务?
邹兴平:再也不干这样的事了。

回复 论坛版权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