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安全防卫网改版调试期间,找BUG获刀币 通过这个窗口,关注安全防卫网最新发展动向 何为安全防卫? - 给官方提建议

安全防卫点评系统正式开通测试了 安全防卫专题 精彩专题站即将上线 下载 - 安装 - 常见问题 - 讨论 -

近期将开通刀币可兑换防卫工具 - 开放之旅广深站成功 本站十大荣誉用户评选 - 电子杂志即将上线 安全防卫精彩视频 - 防卫用品大全 - 本站开放邀请加盟

编辑推荐

查看: 1452|回复: 0

回忆我父亲

[复制链接]

78

主题

0

好友

441

积分

嘉宾

发表于 2014-6-15 14:48 |显示全部楼层
  父亲家很贫困,一出生就过继给了一对老年无子的夫妇,爷爷去世的也早,主要是奶奶含辛茹苦的带大,奶奶还是小脚,为了生计父亲也没少吃苦。

  父亲长大了考上了西安交大,学的是无线电元件专业,因家庭困难上学期间靠得是助学金,第二学期还被人举报家里有亲人,被取消了助学金。父亲那半个学期就靠背去的一袋子红薯挺了过去,后来学校了解了实际情况又恢复了助学金。

  父亲喜欢吃狮子头,有次吃饭时有狮子头,父亲感怀的说:“当时在学校,食堂只要一有狮子头,你妈就给我送来,说吃不了!”当时父亲和母亲是一个班,父亲是班长,父亲舍不得买狮子头,而母亲家里还算富裕。
        
  我不止一次的问过为什么要学这个专业,问什么要考西安交大?小的时候父亲不愿意搭理我,知道说了我也听不懂,我大了点后从只言片语中才知道,跟两弹、雷达这些有关,当时一门心思为国家强大而学习,咨询了老师后决定的,而且好像这个专业当时西安交大最出名,去西安也跟革命圣地有些关系。

  父亲是北京人,母亲是河北平泉的,毕业后父母一起分配到北京一个军工单位,并结了婚,工作的挺好。可支援三线建设的号召下,父母抢着报名去,没错,是抢着!两人一起争取到了支援三线的名额。

   到了陕西商县的一个军工厂,很偏僻但工厂自成一体像个小城。我就是在那出生,童年挺快乐,门口就是核桃树,满山柿子树,走不远就是丹江桥。

  80年再想调回北京就不可能了,就调动到离北京较近的东北某市,退休前一直干到副厂级,但看出父亲不是很开心。

  父亲突发脑血栓了,之前母亲也是脑血栓,两人脑血栓。父亲患病后性情变化很大,医药费工厂也报不了,脾气很坏,得病时动不动发莫名的脾气,还就跟我发,跟哥哥姐姐倒是不发脾气,其实他心里是知道谁对他最好的,医院里的其他病人都说“这老爷子,就跟这老儿子磨。”父亲掉着眼泪跟我说一定要他能走,我也保证穷我的一切精力和财力让他能走,其实医生私下也说能走的可能极小,听说某种药有效就买来试试,不断地电话催哥哥来一起扶着练走路,半年多过去了,一年多,父亲也灰心了。

  这段时间是我这辈子眼泪掉的最多的,甚至跟父亲嗷嗷的喊,逼着他练走。老婆都看不过去了,对我说“别对你爸喊了,被人看见还以为你咋回事呢!”唉!当时这些根本就不在意了,只要父亲心里明白,那些虚的还有必要在意嘛。

  期间为了报销药费,这腿跑的,有次跟父亲同事聊天,他说了一句话“主要是没捞着”,这话我没接,作为分厂厂长那段时间,每天大量现金过手,电子大功率器件,副品销量有多大,电子行业的应该知道,这都是不走帐的,捞、贪,他就没想过!

  父亲患病期间的保姆换了有20个,干得时间都不长,都是看不惯不满意,这把我折腾的,不换就闹脾气,又不是大城市,保姆哪那么好找的,最后倒是定下一个保姆。

  突然接到保姆电话“快来!老爷子不行了!”我披上衣服打车去,也就不到20分钟,还是没赶上。保姆说“老爷子没遭罪,走得很安详,当时还闻到一股香气!”


  葬礼上,我事前一直跟自己说“别哭,现在葬礼上哪还有真哭的了。”可眼泪却真就忍不住,哗哗的流。多年过去了,想起父亲心里还是难受,尽量不去仔细想。



回复 论坛版权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