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安全防卫网改版调试期间,找BUG获刀币 通过这个窗口,关注安全防卫网最新发展动向 何为安全防卫? - 给官方提建议

安全防卫点评系统正式开通测试了 安全防卫专题 精彩专题站即将上线 下载 - 安装 - 常见问题 - 讨论 -

近期将开通刀币可兑换防卫工具 - 开放之旅广深站成功 本站十大荣誉用户评选 - 电子杂志即将上线 安全防卫精彩视频 - 防卫用品大全 - 本站开放邀请加盟

编辑推荐

查看: 1517|回复: 0

[中国大陆] 拳击手受伤退役后因头疼染上毒品 运毒289克受审

[复制链接]

261

主题

0

好友

923

积分

网站编辑

公用发贴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3-6-6 11:59 |显示全部楼层
20130606035758126.jpg
昨日上午,曾拿到全国青少年拳击赛亚军的仲鑫,因涉运毒在一中院受审,其妻称“为见丈夫一面”,作为证人出庭作证。通讯员 李佳 摄
15岁,拿下安徽全省青少年拳击赛冠军;16岁,打下全国青少年拳击赛亚军。仲父给儿子规划好了人生:“到了省队之后打到国家队”。
然而一次头部重伤,仲鑫的人生规划戛然而止,他不得不退役并面对“时常头疼”的后遗症。为了减轻痛苦,他染上了毒品,并因此抢劫、运毒……
声 音
辩护人、北京市伟博律师事务所律师姚毅:运动员因伤病退役,长期服药并逐渐吸毒,应该在量刑时不同于一般的涉毒人员。
公诉人、北京市检察院第一分院检察官周莉宁:由于毒品对人类危害非常大,无论其吸食原因是什么,都不能成为毒品犯罪的理由。
32岁的仲鑫,曾在16岁拿到全国青少年拳击比赛第二名的成绩,后受伤退役,因“头疼”的后遗症,他逐渐染上了毒瘾。
为筹集毒资实施抢劫,仲鑫在2003年被判刑10年。刚出狱三年,事业蒸蒸日上的时候,他又沾毒,因从四川驾车运毒289.93克回京,于昨日在北京市一中院受审,检方建议判处其无期徒刑。
崭露头角的少年拳击手
留着小平头,右手臂上有大片文身。身着号服的仲鑫,被带入法庭时,旁听席上一位老人不住叹气。那是仲鑫的父亲。
对儿子的起落经历,仲父最是看在眼里。休庭后,他连夜赶回安徽老家,在火车上,他坚持用断断续续的通话,向记者强调“儿子原来不是个坏人”。
1980年出生的仲鑫,小时候特别活泼好动。仲父说,儿子早早就入了团,读初中时,听说安徽省体校要来招生,家人都支持儿子去报考。
几轮考试下来,仲鑫不负众望,果然进了青少年拳击队。
一开始,家人也不敢抱太大希望,生怕仲鑫吃不消高强度的训练,觉得“起码能拿个中专生文凭了”,但结果发现仲鑫对拳击很有兴趣。
仲父说,1995年,在安徽省本地举行青少年拳击比赛,仲鑫一举拿下了全省冠军,那时他才刚刚接受专业训练一两年。
受伤退役留下后遗症
1996年,在比赛中崭露头角的仲鑫,被选派到山东参加全国青少年拳击比赛。
只要有儿子比赛,仲父都要到场助战。仲父说,那一次他没有到山东现场观看比赛,但儿子不负众望,取得了全国青少年轻量级的第二名。
这一成绩,给仲家人带来了希望,仲父当时给他的人生规划是“到了省队之后打到国家队”。
包括教练、队友,很多人都看好年纪轻轻的仲鑫,能在拳击这条路上走下去。
然而,这之后不久的一场比赛中,仲鑫因头部严重受伤,原本的生活被改变。
“整个鼻子都碎了,孩子受罪了,我们也只能心疼。”仲父回忆,当时安徽省体育局方面也给仲鑫安排了大量的治疗,然而他伤病痊愈后还是“脑袋疼,冷不丁就开始疼,每天光是吃药”。在这种情况下,仲鑫被迫退役。
在单位的安排下,他回到老家蚌埠的一间污水处理厂保卫科上班。
“也不敢奢望别的了,只盼着他能做个普通人,过上平平静静的日子。”仲父叹气道。
事实上,仲父能感觉到,自从头部受伤大量服药后,仲鑫整个精神都涣散了。
仲鑫的辩护人、北京市伟博律师事务所姚毅会见他时也发现,“很难交流,有的时候说着说着就跑神了,老说头疼”。
抢劫筹毒资被判10年
据姚毅律师介绍,他接手本案翻查案卷时,发现仲鑫曾在2003年于蚌埠当地因抢劫判刑十年,2009年刑满释放,从而留下了前科劣迹。而根据法律的规定,他此次涉嫌运毒是在2012年,距离上次出狱还不足五年又再犯,属于累犯应当从重处罚,为此他专门向仲鑫及家人询问过上次抢劫的情况。
结果仲鑫告诉他,还是在污水厂保安科期间,他就已经因为长期服用止痛药无果后开始染上毒品。而他每月的工资显然不足以购买毒品,于是在一次跟朋友吃饭聊天期间抱怨了此事,之后几个人便酝酿去抢劫。
根据当时的法律文书记载,仲鑫抢劫了一部摩托罗拉手机,但是按照当时的法律,还是被判处了10年有期徒刑。
都说“知子莫若父”,但仲父一开始并不知道儿子为“止痛”染上了毒品。
也正是这次涉案,仲父才知道,儿子已经染上了毒品这种不干净的东西。
因为仲鑫一直服刑见不到面,仲父一直到儿子出狱,才找机会促膝长谈了一次。“求他远离那些东西,他同意了,还非要来北京闯荡”。
出狱后开澡堂再涉毒
2009年,背着案底的仲鑫,来到北京闯荡。仲父不放心,偷偷跟了来,结果发现儿子找了辆大卡车,给私人老板拉水泥,老板对他评价还不错,而他也渐渐找回了自信。“干了一阵子后回来跟我说他想自己干事业,我们当然支持”。
在家人的帮助下,2012年春节前后,仲鑫在房山区开了一家澡堂并结了婚。仲父这才放心回了老家,只是儿媳偶尔会打电话说仲鑫又头疼了、整宿整宿睡不着觉。
但这些,没能让家人警觉到,仲鑫将又一次涉毒。
据检方指控,仲鑫于2012年5月间驾驶汽车自四川成都运输大量毒品到北京。2012年5月23日8时许,当仲鑫驾车行驶到房山区其经营的澡堂门前,被警方控制。当场从其驾驶的车辆上起获毒品甲基苯丙胺(冰毒)共计289.93克。
“全部都属实,我是从四川把毒品买回来了,我就是自己吸的。”受审时,对于检方的指控仲鑫全部认罪。
仲鑫在庭审时说,“困了就在路边休息一会,实在不行就吸点毒撑一下。”之后法官又接着追问,“你一天吸食多少,一克够吗?”仲鑫摇摇头,“一克根本顶不住,一天三四克左右”。
为此,仲鑫在四川购买了毒品后,就将一箱子优酸乳倒光,将颗粒状的毒品塞在三四个优酸乳空盒中,然后特意将其中一盒放在驾驶员水杯槽中,方便自己随时吸食。
妻子出庭只求见丈夫
据检方介绍,警方是在侦办另一起案件中发现仲鑫运毒的线索,并通过其租用的车辆GPS定位,锁定并控制了仲鑫,搜查出了289克冰毒。
除了办案民警出庭,检方还申请仲鑫的妻子冯某出庭。听到妻子要出庭,仲鑫仰着头张望左右两侧的通道口,看到妻子一露面,二人互相点了点头。
冯某介绍,她不吸毒,压根也不知道仲鑫吸毒。2012年5月,仲鑫租车后带着她去四川玩了几天。
因仲鑫精神不好,冯某就自己出去玩,没想到就在这期间,仲鑫结识了当地的贩毒人员。在夫妻俩回京后,仲鑫独自开车进川运毒。
从法律意义上来讲,冯某的证言显然对丈夫不利,证明了他着手实施犯罪的过程。
冯某为何这样做?对此,辩护人姚毅律师透露,开庭前冯某说她之所以愿意出庭作证,就是为了见丈夫一面,从去年5月案发至今二人一直没能见面。
检察机关认为,被告人仲鑫违反国家毒品有关管理规定,非法运输毒品,数量大,犯罪性质恶劣,情节严重。应当以运输毒品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仲鑫曾因抢劫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在刑满释放后五年内又犯罪,系累犯,应依法从重处罚。
本案未当庭宣判,检方建议以运输毒品罪判处无期徒刑。
回复 论坛版权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回顶部